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黄赌毒犯贪污贿赂渎职经济罪 >
分析一种即隐蔽又难认定的行贿方式
作者:朱义全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0-19

案例:

张某是某区分管建设、土地的副区长,李某是该区建筑开发企业负责人。2018年,李某为了感谢张某给企业提供的帮助,提出给予张某购房打折优惠,被张某拒绝。后李某以需要经营资金为由向张某借款1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两年,并承诺给其20%的年息,张某同意并将100万元汇入李某账户,李某出具了借条。两年后李某将100万本金及利息40万给付张某(本案例系杜撰,如有雷同,请去监委自首)。

 

 

      问题: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行贿罪,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

分析:

案例中,双方是存在行贿受贿的客观基础的,我们暂不讨论“利用职务便利”“获得利益”以及是否属于单位犯罪等问题,只讨论行为人主观方面对案件定性的影响。

判断张某和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要遵循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即二人对行贿受贿结果持积极追求态度是犯罪成立的前提,既要求二人在主观认识上对行贿受贿行为及其结果持故意态度,同时也要求二人的外化行为在行贿受贿故意的支配下实施了犯罪行为,只有达到这个要求二人才构成犯罪,否则“借款还息”的行为属于一般的民事借贷行为。所以,张某和李某出借和借款的主观目的直接影响二人是否构成犯罪。

一、分析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行贿罪。

如果李某借款的真实原因的确是企业经营有资金需求,因为与张某比较熟悉便向张某借款,借款数额在到账后马上用于企业经营需要,根据当时借贷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李某借款利息未超过法定最高的利息,虽然张某和李某在工作中存在一定联系,但在借贷关系中双方主体地位平等,不存在从属和依赖性,借款行为属于一般的民间借贷行为,不能因为张某和李某的身份否认了正常的借贷关系。

如果李某的企业账上资金充足,借张某的100万从来没有被使用过,则可以推断出李某并没有资金缺口,当然也没有借款的必要,张某主动向李某借款,其行为实质上是“以合法方式掩盖非法目的”,双方的所谓借贷关系实质是掩饰谋取不正当利益与收受贿赂的腐败关系,李某主观便具有了行贿的故意,此种情况下,李某“借款还息”的行为构成行贿罪。

   
      二、分析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

同样要遵循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张某是否构成受贿罪,与其主观上是否明知李某有行贿故意有关。分为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张某明知或应知李某企业并不缺少经营资金,向其借款只为给其“借款”利息,即张某和李某对借款的性质是心领神会的,均明知“借款付息”只是掩盖行贿受贿的违法方式,此时张某明知李某自愿支付的利息实际上是其提供帮助变相回报,此种情况下,可以认定张某的主观上存在受贿的故意,其行为构成受贿罪。

第二种情况,是张某不清楚李某企业的经营状况,认为李某借款的原因是真实的,张某的职务行为对李某的企业有一定的服务管理职责,不能推断张某对李某企业财务状况是清楚的,如果李某曾在张某面前多次说过拆借资金难或贷款无门,则张某有理由相信李某借款是用于经营需要,即使李某借款一直没有使用,借款就是为了向张某行贿,但从张某的角度分析,其借款给李某有合理可信的理由是李某经营需要,不能因张某有行贿的故意,便推断张某有受贿的故意。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因张某无受贿故意,其行为不构成受贿罪。

 

三、关于行贿和受贿数额的认定

根据《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委托请托人投资证券、期货或者其他委托理财的名义,未实际出资而获取收益,或者虽然实际出资,但获取收益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前一情形,以收益额计算;后一情形,以收益额与出资应得收益额的差额计算,如果李某有行贿的故意,则行贿数额即为李某已经支付的利息40万元。(是否扣除100万二年的利息呢?欢迎加我微信一同探讨)(本文作者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朱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