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刑辩文书 > 专业研究 >
如何让法官采纳自己的意见——兼谈法官心证形成过程
作者:朱义全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21-10-19
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迫切希望自己提供的证据被法官采纳,自己的意见最终得到法官的支持,进而胜诉。所以当事人无论在庭上,还是在庭下,见到法官时都会不停地诉说自己的理由。律师也知道我们的对手不是检察官,我们只是通过与检察官的激辩,说服做在台子上的法官。
作为当事人或律师,我们如何才能说服法官采纳自己的证据或接受意见呢?在哪个时间段,如何提出自己的意见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呢? 我们要晓得法官在哪些方面可以决定案件的走向。
法官在行使审判权的过程中,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进行,但最终还是要授权法官在一定范围内自由行使权力,决定相应的案件事实究竟是什么。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部法律能够对某个具体案件的某个具体证据,作出法官应当采信与否、应当采信多少的规范意见,只能任由法官根据个案的全部具体情况,根据自己的理性、经验和良知,对证据合法性进行判断,确定证据证明力大小,以及案件事实的认定,证据法上称之为“自由心证”,简称心证。
心证是行使司法判断权最核心、最重要,同时也是最“自由”的一部分。案件审理过程一般分为核实证据的证明能力、证据的证明力、认定案件事实和法律应用四个部分,这四部分依照顺序进行,在没有解决证据是否有证据资格前,就不用谈证据的证明力,有证明力的证据又是认定事实的基础,认定案件事实是法律应用的前提。
一、当事人或辩护律师可通过以下几阶段的辩护影响法官的“心证”,让法官尽可能地接受自己的辩护观点:
1.确定证据的证明能力的过程
证据能力即证据作为定案根据的资格。“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法律没有的规定什么样的证据可以被认定为“属实”。
《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采取殴打、违法使用戒具等暴力方法或者变相肉刑的恶劣手段,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违背意愿作出的供述,应当予以排除”,但是如何理解“恶劣手段”和“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违背意愿”,该规定并没有进行量化,是因为实践中存在大量取证不规范的情形,是否将所有取证不规范的方式收集的证据一律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从目前司法现状看,难以做这样的硬性要求。
这就要注意把握刑讯逼供的程度要求,讯问期间中午饭没吃、在10摄氏度的室内进行讯问、是否属于“恶劣手段”是否属于让被告人“难以忍受”的程度?这个程度需要由法官进行判断。
2.确认单个证据证明力大小,以及相互矛盾证据的取舍的过程。
证明力是证据对事实的证明作用、证明价值,即证据对于事实的裁判者形成心证的影响力。目前,没有法规确定证据是否与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也没有确定证据证明力的效力层级,只是证据理论上对证明力大小做了原则性规定:
(1)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
(2)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
(3)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
(4)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
(5)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在上述原则性规定中均没有采取刚性的规定,而是采用了证明力前者“一般”小于或大于后者的原则性规定,既然是“一般”,就意味着实践中存在不“一般”的情况。证据能否证明待证事实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证明待证事实,不同证据各不相同,如果法律预先规定,不利于发现实体真实,因此证明力原则上由审判人员自由判断。
3.综合所有证据能否证明待证的起诉事实的过程。
认定案件事实是处理刑事案件中的关键环节,是在综合所有证据能力的基础上,结合经验法则和逻辑法则确认争议事实。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诉讼法的基本原则之一。我个人理解,根据现在证据认定的事实与客观存在的事实达到一致的标准,是司法者追求的终极目标,是一种理想状态,法官根据现有证据认定的法律事实(案件事实)只能无限接近客观事实。
案件发生过程中客观形成了不同形式的信息,每个信息可能也只能是案件事实发生的一个细微片段,在信息记录的过程中可能还存在一定的偏差。
如果把客观存在的事实比作拼图游戏,实际上客观事实已被分成无数片拼图(证据)后流散于各个角落,调查过程中尽可能地搜集拼图碎片,将与原拼图整体无关的碎片排除后,再次进行拼摆,尽可能地还原拼图的原状(客观事实),收集的碎片要能够体现原拼图的主要特征,如果原拼图是一条鱼,则能够体现出鱼的头、鳞片、鳍、尾部等主要特征,这时法官会根据这些拼图(证据)判断,这是否是鱼,是哪个品种的鱼。拼成的图片越是清晰完整,则越接近原图,法官的最终确认的事实也就越接受客观事实。
刑事判决书中经常会看到“现在证据已形成证据链条”的表述,即证据之间可以相互支持,认定的事实成立。实际上“证据链条”概念太抽象,并不能完全体现出认定案件事实的全貌,更不容易被当事人所理解和接纳。
一位刑辩律师提出“证据屋”的概念很容易理解,可更符合现在的证据证明标准。“证据屋”概念把需要证明案件的待证事实比作一个房子,常人很容易理解房子的模样,有四梁八柱,有门、窗、墙、房盖,可能还会有瓦片,我们只要证明这个房子有主体结构及主要特征即可。根据证据证实了这个房子的样子,只是发现窗上没有玻璃,或是房子少了几片瓦,其实是不影响对这是一个房子的认定的。但是被证实的“房子”没有门或窗,甚至连四周的墙面都没有,就会得出这不是一个“房屋”的结论,最起码一个完整的“房屋”,也就是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待证事实。
司法实践也是这样掌握的,一个刑事案件,尤其是历史长久的积案,相关证据由于条件所限,作案工具或部门证据缺失,但其他证据均能够证实当事人持作案工具伤人的事实,法官最终也都会认定为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
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就会看到不同的图像,法官会从多角度观察这个待证事实是否成立,这个判定待证实事是否成立的过程,也由法官根据自由心证的原则处理。
二、当事人或辩护人影响法官心证的方式
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要求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在一个事实认定争议较大的刑事案件中,是不可能真正做到事实上的“查证属实”和“完全排除合理怀疑”的,这个证明标准是法官心证的结果,因为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存在偏差是不可避免的。
法官在争议较大的刑事案件的事实认定过程中,内心多是左右摇摆,有时也会觉得控辩双方均有一定的道理和合理性,也存在事实上的可能性,只是没有证据证明其主张或证据不太充分而已,所以,法官最后形成的“查证属实”和“排除合理怀疑”的结论,无非是在说服自己相信一方的意见而已,这个心证的过程与民法上的高度概然性证明标准本质上是一致的。
法官的心证形成始于阅卷,止于判决书一稿形成。详细的阅卷是法官庭审前的必备功课,更是法官形成、验证心证的主要途径。公诉机关为了增加疑难案件指控的成功率,还会把出庭检察官的《案件审查报告》一同移送给法官,一方面是为了工作的方便,另一方面也会影响法官对案件的判断。
为了最大程度地让法官接受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作为案件的辩护人,同样要形成一份高质量的《阅卷材料》,尽可能在法官阅卷前在他的桌子上出现,律师的《阅卷材料》要包括对被告人有利和不利的证据,证据间的冲突,证据有无缺失,是否涉及非法证据等等,客观、全面地反应出案件全貌。
法官接受刑事案件后第一件事情是看起诉书,了解指控事实及罪名,律师提交给法官的《阅卷材料》不同于辩护词,提交的目的是取得法官的信任,让法官从指控的犯罪事实中走出来,避免法官的有罪推定。
《阅卷材料》内容要客观全面,不能只提出对被告人有利的一面,而刻意地隐去不利的一面,这样的材料已经让法官对律师失去了信任,对你的材料也就失去了兴趣。
只有让法官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消除其敌对心理,你的辩护意见才能最大程度的被法官接受。当事人也一样,如果你给法官留一下不诚实的印象,那当事人的辩解即使是真实的,也不会被法官重视。
(本文作者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朱义全
 
分享到: